【長理音樂人】Gin:做黑夜里自己的英雄

作者:長理Summer  來源/微信公眾號:cslgdxxwxxsh 發布日期:2019-10-28

提到rapper,你會想到什幺? 是全身上下的夸張logo與各種潮牌? 是扎著臟辮紋著紋身頭上一頂黑兜帽? 是口中如連珠吐出的的謾罵與嘲諷? 他說:“是真實地表達自己的想法,直面自己的感情,是keep real。”
No.1
Gin
簡單的黑白色t恤配著破洞牛仔褲,腰間斜挎著一個黃色皮卡丘的小包,簡單的搭配配上臉上有些羞澀的笑容,當Gin走進來的時候,整個人洋溢著與我關于“rapper”的印象不太吻合的溫和。
他說,“你知道我為什幺叫Gin嗎?柯南看過吧?Gin就是每集開場把柯南打暈的那個家伙。”
No.2
乍見之歡/久處不厭
Gin接觸hiphop已有近十年時間,從初中單純的喜歡ACDC、Linkin park、痛仰,然后慢慢去了解黑人文化,直到知道tupac,“一首歌可以表達自己想表達的,還可以揭露社會,就覺得太厲害了。”
后來在大學時,他開始真正做音樂。三年時間,一個法學院的小伙子,憑著一腔熱血,去自學寫詞、寫曲、后期,從什幺都不懂到現在歌曲從前期到后期全由自己一手完成,且半年時間足足發行了12首專輯。
我記得他訪談時輕描淡寫的表情:“困難的話,那肯定是有的,但不會的就學一學嘛。畢竟不是為了寫歌而寫歌,你想寫才把它寫下來,這樣還挺好的。”
Gin部分專輯封面
No.3
keep real
Gin的歌《blackhero》里有一句話:“風格太軟,寫不出狠貨,別人就會覺得他很碩。”
其實這句話也寫出了目前hiphop圈普遍存在的問題:歌詞不帶臟話就是太peace,用詞比較文雅就是不真實。
但是什幺是real呢?“表達你自己想表達的,追求你自己渴望的。”Gin說。
“其實你看現在這些詞,寫我開法拉利,你看他出門每天在干嘛?踩的是共享單車。說什幺我今天砍了好多人,其實拿把刀給它雞都不敢殺。就是這種,千篇一律的。很無聊。因為我覺得,如果你對自己不真實,你對別人也真實不了。”
No.4
double man
有些情緒來時很細微 到了夜晚又接著一杯,盡管寫過那幺多是非 也抵擋不了的自卑。 ——《兩面》
日常生活的Gin,溫和謙遜,會在聊天時發可愛的語氣詞和表情包,會在拍攝時指著自己的皮卡丘小包問“這個要不要取下來啊。”,會笑著給你介紹哪個樓頂的天臺最好看,被鎖住的要怎幺翻進去。
舞臺上的Gin,臺風穩定,具有十足的舞臺感。站位、步伐、手勢與鏡頭感都極為出色。舞臺上的他,魅力十足,還會主動去和觀眾互動,時常炸翻全場。
但是,在一切的背后,很少有人知道Gin是一個躁郁癥患者。
躁郁癥學名“雙相情感障礙”,和抑郁癥一樣,是心境障礙的一種。所謂“雙相”,是指患者的心境會在兩種極端狀態下波動——時而登上躁狂的高峰,時而陷入抑郁的低谷。
Gin說的時候笑了笑:“所以說我今天早上起的沒及時趕到,因為我真的是睡不著。……我能在床上啥也不干,就手機都放桌上,我翻來覆去能翻三個小時。”但正如一句話:“靈感的根源來源于痛苦。”
傳世千古的情歌中大多都是求而不得;流芳百世的作品里也常是對痛苦現實的反映。
而hippop,也正是黑人作為有色民族去對不平等反抗而產生的文化。
而Gin也正是如此,面對躁郁癥,他沒有退卻,他選擇將自己紛飛的思緒傾注于一個個音符,將自己的內心所想做成一首首歌曲。
而或許正因如此,他對音樂愛的純粹:
“我不會很在乎其他人說了什幺東西,因為我的歌本來也就不是作為你們聽的,我的東西是做給我自己聽。”
<< 滑動查看下一張圖片 >>
No.5
blackhero
曾看過一句話:“或許因為經歷過黑暗,所以會把一切溫暖都當成火焰。”
在我看來,Gin正是這樣一個人。他曾在《易水》中寫到:“如果不爭斗就沒法停止爭斗,誰為了地球而奮斗。”
這個少年,會在長理創立自己的廠牌C.U.T(City Under Trash),努力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改變一些不好的東西;會想力所能及的幫助學弟學妹,努力讓說唱在長理走的更遠;會一直強調hippop作為一個黑人文化,它的本質就是去通過這樣一種方式,去追求自由,緩解爭斗。
訪談到最后,Gin突然笑了,笑的溫柔而陽光。
他說,他從小就有一個夢想,不是學法,不是做音樂,而是成為一個消防員。
“因為我去做消防員的話,能救一個算一個。我在火場里救出來一個,或者說能救下一個跳樓的,那也算是為社會做了貢獻。就像前段時間我很喜歡的一句網評:'我喜歡看NBA,尤其喜歡在沙發上看NBA,我知道這樣有多舒服,但我更知道我為什幺能坐在沙發上看NBA。'
因為我生在這樣一個環境里面,因為是這個環境從小到大,讓我有能健康幸福快樂的成長。到現在讓我有這樣一個善良的心態,一個比較好的想法,比較正的一個三觀,所以我覺得我很感謝,感謝我一路走過來幫助過我的一些人。
我可能并不知道他們是誰,我雖然可能沒有辦法回報他們了,但是我覺得我回饋給其他人,回饋給整個社會都是一樣的,也算是報答了。”
-END-
編輯/謝馨瑩責編/梁雅雯 封圖/鄺瀅 圖片/鄺瀅 謝馨瑩GIN
關注我們
-成為長理最有趣的一群人-
??

關注長理Summer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全麦必中解太湖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