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語文課堂的教法與活法——觀王君老師執教《木蘭詩》有感

作者:你自盛開 清風徐來  來源/微信公眾號:bingtuo0902 發布日期:2019-10-27

沒能趕上今年的語文濕地年會,本是遺憾滿滿。誰料喜從天降,整場活動竟然全程直播,足不出戶卻能觀摩王君老師的現場課,幸運如我。
昨天公布的活動議程中,王君老師的課《江雪》安排在今天下午三點。定好鬧鐘,準時端坐于書桌旁,打開手機,卻是趙翔謙老師正在講解《飲酒(其五)》。趙老的課極具深度與厚度,從“理趣”“情趣”“意趣”三個層面對詩歌進行解讀,以“菊”為切入點,探討了陶淵明的人格與思想。
下午四點,一邊把兒子送到口才班,一邊密切地關注著王君老師的課。四點十五分,一襲紅裙的王君老師終于登臺,一頭干練的短發,神采飛揚,果然是我想象中的模樣。王君老師解釋,由于許多老師留言表示想要重溫《木蘭詩》,于是臨時決定把授課篇目由《江雪》換為《木蘭詩》。多幺大膽而自信的決定!
王君老師的語文課一向是一線串珠,層次井然,《木蘭詩》也不例外。以“矛盾”為切入點,把孩子們帶入文本盡情地徜徉。
《木蘭詩》是一首樂府民歌,極具韻律性與音樂性。課前,王君老師要求孩子們拍打桌子誦讀詩歌,樂府民歌的節奏感立馬撲耳而來。對于余秋雨盛贊直接撼動古代文脈的經典《木蘭詩》,如何上出獨屬于王君老師的味道,著實令我期待。
“古代文學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或稀少,或扭曲”,這是王君老師引入的背景介紹,然而花木蘭卻是一朵奇葩,她不僅僅是一位真正的巾幗英雄,更是一個真正的女人,這便是貫穿全文的主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課堂設計了三個環節:矛盾式對比誦讀——矛盾式話題討論——矛盾式提煉總結。
對比誦讀環節,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于王君老師自行設計的幾個小細節。教師引讀”花木蘭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巾幗英雄”,男生代表有感情地誦讀“萬里赴戎機……壯士十年歸”,教師引讀“花木蘭更是一個真正的女人”,女生代表相繼有感情地誦讀“女亦無所思……”“東市買駿馬……”“開我東閣門……”。誦讀的過程中,孩子們對《木蘭詩》人物形象的把握更加全面而豐滿。而在戰友們發現木蘭是女郎時,王君老師加入了一個語氣詞“天啦”,這一個詞把同行十二年卻不知木蘭是女郎的伙伴們的驚訝神態躍然紙上,盡管大部分孩子只是齊聲演讀少部分內容,但是教師的設計同樣處處精心。
話題討論環節,王君老師設計了一個這樣的問題:木蘭不僅僅是國家的壯士,也是一個真正的女人,她是——,從“——”中,我似乎看到——。進口文本,問題開放,孩子們都能暢所欲言。針對孩子們的發言,王君老師的點評既精準又能啟發孩子走入更加富有深度的思考。如一個孩子提到從“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中似乎看到沐浴在父母關愛中的木蘭的小女兒情態,王君老師則以自己的人生體驗為拓展,談到了人到中年“父母在,便是福”的感慨;一個孩子提到從“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中似乎看到一個在奔赴戰場時思念爹娘的木蘭,王君老師則深情地點評“思念父母,這就是人性中最美的情感”,緊接著以班里住宿的孩子與父母聯系較少為例,引導孩子們與父母多聯系、多溝通;一個孩子提到從“愿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中讀到了一個不愛功名利祿、只愿孝順父母的木蘭,王君老師及時追問:為什幺不把父母姐弟接到身邊,共享功名?追問把這節課的主題帶入一個新的高度:木蘭在承擔責任的同時依舊堅持不丟失自我。
經過這樣的話題式討論,孩子們對文本的理解已基本到位。此時,王君老師以對聯的形式引導孩子們根據上聯對下聯,盡管幾乎沒有準備的時間,孩子們的發言個個精彩。此時我注意到一個細節,王君老師在每一個孩子發言時都會走近這個孩子,蹲下身子認真傾聽,并給予最大程度的鼓勵與最精準的深度啟發。這樣的語文課堂,孩子們的語文能力何愁不提升?
”生命輸給時間,時間輸給經典”。如何引導孩子們深度挖掘經典,王君老師的《木蘭詩》就是最好的示范。
教師,尤其是語文教師,應該成為身邊成長、發展中的學生的精神乳母和人格導師,也即心理學上所說的影響學生思想取向、人格構建的“重要他人”。王君老師的《木蘭詩》,鼓勵女孩子們擔得起責任、理得順關系、看得清自我、做得了決斷、歡喜著奉獻、絕境中成長,何嘗不是孩子們最好的精神導師?
人生即選擇;有選擇方為清醒自覺的人生;有明確深刻的選擇方能成就青春勃發、積極向上、執著有為的人生。
感恩遇見,遇見青春語文,打通語文課堂的教法與活法。

關注你自盛開 清風徐來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全麦必中解太湖字谜